【國太 】dream (師生AU)
高中數學老師國木田X高三生太宰
「老師,你要不要跟我去殉情呢?」

太宰治微笑,用彷彿在訊問天氣狀況似的問著

而國木田獨步愣著了,機械般的抬起頭,然後用嚴肅的語氣開口。

「閉嘴太宰,趕快把這張卷子做完回家。」

國木田獨步看了眼手錶,五點四十分了,再過二十分鐘就六點,而他的行事曆告訴他:六點的時候要回到家準備晚飯。

太宰治又開口了,一樣是那樣輕慢的口吻。

「但是我不想回家。」

說罷,像是要表現決心似的,太宰治把手上的自動鉛筆扔到了書桌上,發出「卡噠」一聲,接著靠上了椅背,就這樣不動了。

國木田獨步費了很大的心力才沒有揍下去。

就這樣僵持了很久,久到太宰治都快睡著了,國木田獨步才開口嘆了口氣。

“來不及回去了吧。”國木田獨步看了看手錶,長針已經到了十一的位置。

取下眼鏡揉了揉酸澀的雙眼,國木田獨步放棄了準時到家的念頭。

反正自從太宰治成為他的學生後,他行事曆上的行程幾乎形同虛設。

太宰治看著國木田獨步一臉「放棄了」的表情,輕輕地笑了出聲,然後他起身拿起了筆。

「吶,老師,為什麼我要學這些呢?」太宰治頭也不抬的問「我不想當老師,我能不能不要學這些啊?」

「說什麼啊,就算你沒有要當老師,你至少也要會基礎。」國木田獨步頓了一下「還有,你一年級的時候不是說想做老師?怎麼又改口了?」

「因為我不想變得跟老師一樣無趣。」

「我這麼無趣真是不好意思啊。」

談話到了一個段落,再沒有人開口,一瞬間教室靜的只剩筆芯摩擦紙張,以及翻書的「沙沙」聲。

當太宰治做完最後一道題後,他開了口。

「老師,你知道以後我想做什麼嗎?」他笑,笑得眼睛都瞇了起來,夕陽的餘暉從太宰治的背後照了過來,我把他的輪廓照的柔和,看來竟有種縹緲的感覺,彷彿隨時都會不見的樣子。

「做什麼?」國木田獨步看著這樣的太宰治不禁有些呆了,過了好半晌才回話。

「我想跟老師結婚。」

國木田獨步當機了。

「雖然老師是個無趣的人,但我很喜歡老師喔」太宰治自顧自地繼續說下去「非常喜歡,喜歡到想幫老師生孩子的地步。」*1

「太宰,男生是生不出孩子的。」國木田獨步找回了聲音,乾巴巴的說。

「我知道。」太宰治又笑了「所以老師不會接受我的,對吧?」*2

國木田獨步眼神複雜的看向太宰治。

他作為太宰治的班導已經兩年,現在即將邁入第三年,而太宰治一直是班上最黏他的學生,但他始終無法瞭解太宰治到底在想些什麼。

太宰治愛笑,但他的笑容卻難以讓人有溫暖的感覺,甚至,有些世故。

十七、八歲的年紀,國木田獨步實在想不出到底是什麼原因造就這樣的太宰治。

他們沉默了好一陣子,最終國木田獨步嘆了口氣。

「等你畢業再說吧」他說,無視了太宰治一瞬間展露的驚訝表情。

-END-

*1:來自《斜陽》,女主角和子寫給作家上原的信件內容。

*2:男生不能生孩子,只有女生能生,這裡是指太宰以為國木田喜歡的是女性。

後記:來自於國木田前職業是數學老師的腦洞www

其實是雙向暗戀,雖然太宰有所自覺但國木田卻單純的以為這只是老師對學生的師生之情www

直到太宰先戳破了窗紙國木田才驚覺原來早已淪陷www

大概就是這樣的故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缺藍 的頭像
缺藍

我。是。缺。藍

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