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資料夾發現的稿件,看了一下感覺應該本來是想發展成大長篇的...不過估計沒有完成的那天了(###

超短只有500+的序文(###

 

-序-(瘋帽匠)

那個時鐘似乎從未走動過,至少在他漫長的歲月中,的確是不曾見過那支鐘動過哪怕一下的。

「那個時鐘壞掉了吧?」曾有個人這樣問他「那位竟然會拿壞掉的東西送人。」

「我不覺得它壞掉了。」他說「而且大人是絕對不會拿壞掉的物品送人的,至少,對我不會」

語畢,他露出了笑容,那笑容十足的溫柔,彷彿面前的是自己的愛人。

對方則對他的笑容露出了不屑的表情。

「你可以再噁心一點,看你那表情,被別人看到成何體統。」

他沒說話,只是笑容愈發的深。

對方盯著他的笑容,最終像是放棄般的嘆了口氣,並將杯中剩餘的紅茶一飲而盡。

「偶爾我會覺得,你對那位實在是太痴狂了,簡直就是個瘋子。」對方又嘆了口氣,他沒忘記面前這個笑容可掬的傢伙曾做過怎樣瘋狂的事,而那一切,卻只是為了得到那位大人的一個目光。

「那也沒甚麼不好啊。」他給對方的茶杯倒入新的紅茶「畢竟在這仙境中,又有誰不是瘋子呢?」

對方像是早已知曉對方會這樣回復他,僅僅是對他翻了個白眼。

他對對方丟來的白眼無動於衷,只是繼續品嘗著自己杯中的茶水。

『是啊,在這個世界上,到底還有誰是正常的?』他想著『至少,現在是沒有的吧?』

沒有人能回答這個問題,而他倒也不是這麼在意答案。

他享受著這不會結束的下午茶,對未來的一切變故漠不關心。

反正,那也不會是他會需要去擔心的事物。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缺藍 的頭像
缺藍

我。是。缺。藍

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